f_news

10亿元河砂被盗采 谁在背后撑“伞”

—— 广东省清远市两任水政监察支队长为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问题调查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2019-11-13 13:39
  • 0
  • 砂石骨料,

摘要:陈志辉等人在14年时间里超范围盗采河砂非法获利约10亿元。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与政法机关凝心聚力、合力攻坚,查扣车辆101台、运砂船27艘。

10月9日,广东省清远市陈志辉、陈献金等35人涉黑案一审公开庭审。同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清远市水利局水政监察支队原支队长李耀斌、尹冬清为陈志辉、陈献金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的案例。

长期以来,陈志辉、陈献金涉黑组织盘踞在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大沙塘村,实施串通投标、非法采矿、洗钱、抢劫、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众多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非法利益。

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后,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与政法机关凝心聚力、合力攻坚,严肃查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2018年4月2日,在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清远市委市政府三级联合指挥下,一举铲除了以陈志辉、陈献金为首的涉黑组织,现场抓获涉案人员35人,扣押现金折合人民币270多万元,查封不动产177套,查扣车辆101台、运砂船27艘。针对陈志辉团伙的黑恶行为,清远市纪检监察机关迅速介入,与政法机关密切合作,严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李耀斌、尹冬清等一批“保护伞”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河砂.jpg

不遗余力 为涉黑采砂企业一路绿灯

北江,从江西信丰发源,流经广东韶关、清远、佛山、广州,汇入珠江,是清远的母亲河,也是广东最重要的河流之一。然而,近年来,在清远段的北江流域,非法采砂活动屡禁不绝,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造成安全隐患,群众怨声载道。

李耀斌、尹冬清作为水利局水政监察支队支队长明知陈志辉涉黑团伙在北江河道内非法采砂、运输、倒卖河砂,不但没有依法查处,反而长期包庇、纵容该犯罪团伙非法盗采河砂、暴力排挤他人,在上级有关部门执法检查前为其通风报信,对其组织盗采河砂人员降格处理,致使该组织不断发展壮大,国家矿产资源遭受严重破坏,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他们给陈志辉涉黑组织‘量体裁衣’式地设置招标条件,提前透露招标信息,5年内,就先后在24个河砂开采项目中串标、围标、买标,成功垄断控制了北江河清远段所有河砂开采项目。”据专案组有关负责同志介绍,李耀斌、尹冬清在执法过程中有双重标准,当接到陈志辉涉黑团伙举报有其他人员盗采河砂时,他们就会火速赶赴现场严肃执法;当其他人员举报陈志辉涉黑团伙盗采河砂时,他们就拖拖拉拉、装模作样到现场“警告”一番了事。2009年2月5日,有村民在北江采砂,陈志辉涉黑团伙用木棍、铁锹殴打村民,致使多名村民受伤。而水政执法人员和陈志辉就在现场。

2018年3月,就在涉黑团伙被抓的前一个月,非法采砂船被执法人员暂扣后,该团伙成员找到尹冬清,尹冬清一手收取10万元好处费,一手打电话“指示”放船,降格处理为罚款30万。当地群众形象称之为“今天被发现、明天交罚款、后天继续盗”。

在李耀斌、尹冬清任支队长14年时间里,陈志辉涉黑团伙在北江清远段70公里长的河道里,通过超时(晚七点到早七点)、超量(超出中标合同采砂总量)、超范围(在指定范围之外采砂)盗采河砂,非法获利约10亿元,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前腐后继 忘了初心甘被“围猎”

李耀斌、尹冬清为陈志辉涉黑组织一路绿灯的背后,其实就是钱权交易、各取所需。陈志辉涉黑团伙总是变着法子去接近他们,生活上的关心、感情上的笼络、兴趣上的迎合、经济上的侵蚀,无所不用其极。

李耀斌喜欢美酒、麻将,陈志辉就派专人陪同,鞍前马后地做好服务。陈志辉知道李耀斌有特定关系人在某星级酒店,就有事没事在那里安排饭局,一次吃饭动辄两三万元,多达50余次。而类似于家庭聚会、外出旅游、组团购物这些活动,李耀斌、尹冬清更是乐于和“贴心”的陈志辉涉黑团伙打成一片。

2013年,尹冬清和老板们到湖南旅游,不仅全程免费吃好喝好,临走还收了个20万元的大红包。2015年底,陈志辉到李耀斌家里吃饭,看到他家里电视有些旧了,现场就安排联系超市送了一台55寸夏普电视机过来。

李耀斌、尹冬清走上违法道路,不仅因为被涉黑组织及非法采砂企业争相“围猎”,其内在思想的蜕变更是重要原因。李耀斌在忏悔书中写道:当上支队长后,看着砂场老板们出入高档酒店场所,心里有点不平衡,自己也就不断接受了他们的宴请,在纸醉金迷中迷失了正确方向。攀比思想导致了权力观、金钱观的异化,李耀斌一再利用职务影响力收受红包、贿赂,最后钱无论多少都要、事无论大小都办。逢年过节,李耀斌会从连南老家拉两头猪给“砂老板”们分。“砂老板”们一边连声感谢“斌哥”的土猪肉,一边塞钱给他“意思意思”,他都会“勉为其难”地一头猪收个两三万元的“成本费”。

尹冬清是有着31年党龄、25年军旅生涯的军转干部,还荣立过三等功,他当年部队的老部下评价他“没架子、肯实干、很踏实”。而他的思想防线失守源自一次转业干部聚会,看到别的战友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而自己官越当越小、职务越来越低,“心中生出了不满的情绪,思想也就跟着发生了变化”。再与陈志辉涉黑团伙一对比,又加上前任李耀斌的“传帮带”,尹冬清很快就沉迷到“当官发财梦”中去了,迷失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

初心丧失后,李耀斌、尹冬清视规章制度为无物,肆无忌惮地用权。李耀斌在水政支队担任支队长的11年间,支队除执法、处罚等文书外,没有“支队内部分工文件”,更没有其他规范权力运行的有效机制,大小事情基本上是“李支队长”说了算。尹冬清到任支队长后,虽制定了很多制度,但都是治别人的,治不了他这个“一把手”。上梁不正下梁歪,支队长敢胡来,下属自然也“紧随其后”。现场监督采砂的工作人员几千元的红包照收不误,堆砂场的摄像监控头被砂堆挡住也视而不见,执法船还没出动就把巡查路线的信息发给了盗采团伙。


暂无评论

COPYRIGHT © 2015 - 砂石骨料网 浙ICP备1302461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640号